页面载入中...

被红会保安“掐断”的央视直播 我们发现了彩蛋

  《月下独酌》四条屏,以李太白诗意为其草书创作的灵源。草书的书写有别于其他书体的,需要与书写的内容互相涵咏,并促发出无穷的灵感。《月下独酌》是李太白极富浪漫的代表性诗作,而郭志鸿老师这件作品的构思精妙、抑扬舒缓、天人合一,极具音乐的节奏感,让我们的思绪以作品为媒,穿越千年,与太白隔空对饮,邀月吟诵。

  第一幅以“花”字开篇,沉郁顿挫,自“间”字收束,此二字自成一个完满的小音阶;“一壶酒独酌”几字,收紧气脉,多用绞转之法,五字之气虽极收敛,但不乏“酒”、“独”之间的小对比;自“无相亲”三字起,愈见放豁,舒展跌宕,适度地使用干笔,使得整个行气擒纵有度,收放自如。自第二行起,章法全然迥异于第一行。假如第一行的排布更多发挥字间的萦绕之法,第二行则更强调字与字之间的倚让向背之法,疏疏朗朗,灿若星汉;单个字法适度地进行伸展,使通篇看上去大开大阖;其中的“邀”字如定音符,爽利又凝练;“对影”二字极尽疏密收放之变化。

  第二幅以极为简洁的“月”字开篇;“解”字草法暗合素师神韵,适度地使用长笔画用以收束行气。第二行的“暂伴”二字将章法打开,似乎有含纳六合之气,与分间布白尤见功力;“月将影”三字则取横势,恰如玉盘承接住一泻千里的纵势;“行乐须”三字又使节奏由松到紧,“须”字看似轻盈而不着力,实则苦心孤诣,使收尾自然而了无痕迹。

  巴郎鼓舞是一个以巴东鼓为道具的古老而鲜为人知的舞种,融说、唱、舞为一体,具有明显的宗教性和娱乐性。除舞姿优美、庄重外,最主要的是歌词内容涉及宗教和民族历史以及生产生活等方面。对歌时双方的歌词问答最为精彩,有很高的思想性和娱乐性。从巴郎鼓舞的内容和形式来看它与苯教(藏族原始宗教)文化有直接渊源,有极高的研究价值。巴郎鼓舞是卓尼藏族文化艺术多样性风格的集中体现,这一民间艺术形式为卓尼藏族文化乃至整个藏族文化增添了色彩,极具研究、开发价值。

  据卓尼县文化局工作人员介绍,每年的“曼拉节”(相当于汉族的春节),当地老百姓都要在开阔的场地上集体表演这种祈祷平安吉祥和五谷丰收的舞蹈,舞者手里拿着一个“巴朗”的双面羊皮鼓道具,随着沉稳劲健的舞步不断揺击,并循着节奏高声齐唱。舞蹈节奏紧凑,动作干净有力,歌词含蓄古朴,曲调内容丰富。 巴郎鼓舞(莎姆舞)自身也有时节、仪式和禁忌,并非随时可跳。每年的重大节日才跳。春节期间每个村寨都跳巴郎鼓舞(莎姆舞),藏巴哇地区村村有广场、寨寨巴郎鼓舞(莎姆舞),一般从正月初二晚上开始跳,舞者没有年龄性别限制,男女老少皆能跳,但男女不一起跳,且舞种歌词也不相同。男子起舞时几十个英俊汉子手持巴朗鼓,浑厚的鼓声和高亢的歌声在几里外都能听到。除在自己村里跳唱外,还要到邻村赶“曼拉节”,进行交流。咚咚的鼓声、雄劲的舞步,给新春佳节平添了无尽的欢乐。

‹‹  123  4    ››  显示全文
admin
被红会保安“掐断”的央视直播 我们发现了彩蛋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